任任的藍色虛空

漫思於粼粼極光

分類於「阡陌米路」的文章

2018/01/24

玉米田的路途上

人生是高速公路,我是趕路的烏龜車。

正式和二十二歲告別的那天,克夫拉維克機場還是凌晨三點,逡巡的清潔人員輕步走過熟睡的旅客,窗外是深邃得看得見萬千星辰的長夜。坐著的金屬長椅對面是絢爛的耶誕樹,搖著筆桿裁下一塊景物、押上日期投遞,待歸程接收一抹在旅途中不斷變化的自己。

繼續閱讀

2017/12/09

大雪

在粉紅色的天空下,除了臨近枝頭上的烏鴉遠近交鳴,四周寂靜得一切無聲。車流在已成剪影的電線桿列成的蜿蜒狹路上前進,偶爾傳來一陣長嘯。

22 歲又 11 個月的我站在出生的星球的另一端,裹著厚厚的圍巾,在零下的田野間仰頭望著螢光般調酒的日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