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任的藍色虛空

漫思於粼粼極光

分類於「生活小札」的文章

2016/09/29

秋分

酷暑漸漸自藤葉綴滿的紅磚牆褪去,涼爽得像檸檬水似的清風潑灑了白千層滿滿一樹梢。暮鏽沿著枝條向曲徑裡蔓生,樹蔭下的狹道只剩下藍橘色的餘暉與細聲蟲鳴。梗葉輕擦、螽斯低語,當月神的笛曲悄悄蝕過白晝,在新生的夜晚時分裡,彷彿又能從空氣中嗅到沼澤與奇幻故事的氣味。

繼續閱讀

2014/12/11

大雪·走過

大雪。

日光隱翳,冬雨細碎的粉刷這盆地。蒼穹面色沈重,一團團冷冽的抑鬱在地面凝滯,為凡間的每一寸街道蘸滿溼寒的孤獨。林地已經隱匿在夜色之中,我打教室門邊緩緩走過。

已經是第幾次在課上分神了呢,方格紙上 UI 草圖與霍姆斯法唯實主義縱橫交錯;相當因果、非財產利益、責任範圍,不知道錯過了幾次的債總課堂上,散漫抄寫著早因脫節而無法理解的案例內容。鐘聲將思緒自虛空中曳回,將雜滿思緒的筆記本闔上收好,而後歎氣——面對景仰的教授心中卻只求及早解脫,廢弛課業的愧疚感卻瞬息為潮水般湧入的待辦事項掩埋而過。這樣的我適合待在法學院嗎?弄春池畔藻荇凋盡,我瑟縮在大衣裏穿過寂靜的庭園,像一葉迷失的帆,臨著寒風劃過無垠的黑暗。

繼續閱讀

2014/01/04

起飛的十九歲

十九歲。

介於完全責任與完全行為能力間的尷尬數字;比十七更熱鬧、卻更寂寞的年齡。好比茶湯,色澤如水、卻難以敘明其確切滋味。少了對青春的歌頌、多了對未來的迷惘;也因為離跨年不到數日而已,往年似乎也與觀古鑒今脫不了關係。翻翻部落格,追溯前幾年的生日,我在做些什麼?

繼續閱讀

2013/12/10

大雪

倏忽成為法律人已經兩個月餘了。開學至今,抱著《權利分立》與《簡明六法》往來活大與系館,在系上的新生活是活躍而充實的;卻又隱藏身份跑去博理館打零工,延續自己的電資生涯。在如此鄰近的兩系過著雙重身分,最終還是會被知曉的:隨著越來越多同學在後門的咖啡店撞見我拎著筆電寫程式,無法避免地在充滿好奇的眼光中必須回答,「你是否真的想唸法律?

繼續閱讀

2013/08/07

立秋

季節會更迭,歲月會輪替。

七月的指考,十科修羅場,在教務處伊凡阿姨的叮嚀中平靜度過。遠方?空間、時間、乃至於精神上文學之遙;眼鏡或隱形斗篷?或許是科技與人文的辯證。

接著就是數不清的演講、家教、聚會、邀約聚餐,算算七月真正空閒的時間只有五天。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