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任的藍色虛空

漫思於粼粼極光

2018/09/04

處暑

動態回顧開始出現在布鎮獨立闖蕩的日子。南瓜香料 (pumpkin spice) 拿鐵、晴空萬里的丘陵、在鎮上市集採買的身影恍如隔世,在國外設定好目標、彷彿一落地就能蛻變成蝴蝶的自己,不知不覺也再次消磨陷入過去的窠臼裡。究竟還是這座城市太過喧擾、還是只是在人際網絡之中又開始忙於實質上未能推行自己前進的瑣事呢?其實自己也沒有個很好的定論。🤔

繼續閱讀

2018/03/29

寒食

晚間十點的辛亥路,路燈透過行道樹的枝枒把人行道照了個昏黃晃。隆烈的、低沈的、嘶啞的,此起彼落的引擎轟鳴伴隨著偶爾的碟煞,織成了瀝青之上綿長不絕的光跡;基隆路像是觸手可及的訊號纖,橘藍色的光龍乘載著城市的生命迴轉於路由間,在不眠的城市裡轉往下一個節點。 繼續閱讀

2018/01/24

玉米田的路途上

人生是高速公路,我是趕路的烏龜車。

正式和二十二歲告別的那天,克夫拉維克機場還是凌晨三點,逡巡的清潔人員輕步走過熟睡的旅客,窗外是深邃得看得見萬千星辰的長夜。坐著的金屬長椅對面是絢爛的耶誕樹,搖著筆桿裁下一塊景物、押上日期投遞,待歸程接收一抹在旅途中不斷變化的自己。

繼續閱讀

2017/12/09

大雪

在粉紅色的天空下,除了臨近枝頭上的烏鴉遠近交鳴,四周寂靜得一切無聲。車流在已成剪影的電線桿列成的蜿蜒狹路上前進,偶爾傳來一陣長嘯。

22 歲又 11 個月的我站在出生的星球的另一端,裹著厚厚的圍巾,在零下的田野間仰頭望著螢光般調酒的日落。

繼續閱讀

2016/09/29

秋分

酷暑漸漸自藤葉綴滿的紅磚牆褪去,涼爽得像檸檬水似的清風潑灑了白千層滿滿一樹梢。暮鏽沿著枝條向曲徑裡蔓生,樹蔭下的狹道只剩下藍橘色的餘暉與細聲蟲鳴。梗葉輕擦、螽斯低語,當月神的笛曲悄悄蝕過白晝,在新生的夜晚時分裡,彷彿又能從空氣中嗅到沼澤與奇幻故事的氣味。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