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任的藍色虛空

漫思於粼粼極光

由 Poren Chiang 發表的文章

2012/08/01

土地,及其歸屬

回家的捷運路途上,略為擁擠的車廂無人出聲。列車一如往常的空洞過台北城的根基,側著身、讀著歷史複習講義,我想起早上新聞頭條與PTT八卦版上狼煙四起的文章;旺中案與藍綠對決等等的社會亂象與書頁上的內容開始模糊重疊。

「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嗎?」「中華民國等不等於台灣?」「我們到底該由誰來統治?」好多好多在與不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都有這樣的疑惑、與戰點。

這類的思緒開始拼湊出一種理論原型。講義的章節停留在清代台灣,「土地開發」重點欄中一行小字清晰可見。

繼續閱讀

2012/05/04

春祭(下)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詩經‧王風‧黍離》一直是我感觸也最深的一篇詩句。比起其他國家的男歡女愛與悲歡離合,曾經繁華的朝廷如今已成過往雲煙。少了宮廷的粉脂味,多了文字上的優雅與人生體悟。在生命遇上陡坡險路之際,湧現自心苗的古老咒語。彷彿跨越了千年的時光,將眼前的苦痛與周代大臣的愴慟疊加相乘,一同抒發。

繼續閱讀

2012/05/04

春祭(上)

從一月生日到現在,又是一個季節過去了。寒假愉快的醫研寒訓,開學後全班的畢業旅行,將我的心緊緊地繫在同儕之間,虛劃出最燦爛的願景。然而事過境遷,活動牽起的緣分與向心力在忙碌的生活中逐步稀釋瓦解。人生走到了這個日子,終於望見斑斕彩穹間一線赤色的絲絹;然而兩地相隔、我也不善交際,心湖裡映出夜空中第一顆升起的星辰,就這樣悄然隱藏在軟泥青荇的深處,當作最甘澀的紀念品。

繼續閱讀

2012/01/04

寂寞的十七歲

歲月悄然而逝,轉眼間月就要圓了、年就要到了、民國一百年就在忙碌如陀螺般的迸旋中溜走了。一月四日,我的生日,也終於在我生命的軸上刻上第十七道痕跡。

繼續閱讀

2011/09/13

又一次的,白露

時光就在忙碌的一天天中悄悄溜走了。

灰濛濕漉的午後,穿梭著形貌各異的人群。水花啪噠啪噠的飛濺其中,喧囂的車潮瞬間掩蓋了我的輕跫。在車站外的街道上,一叢又一叢的行者交梭流湧,茫然的望向看不見的盡頭。雨後的台北陰沉的不像個亞熱帶都市,甚至帶了點秋季特有的一種悲涼。窗外的雨急切,如斷了線的思緒;玲瓏的濟城,草船般的借來座座箭林。托著腮幫子,我在教室裡靜觀一切的始終迭起,抗拒升上高二代來的忙碌時間壓力。

繼續閱讀